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淳小子的博客

风清清兮,云飘荡;水冽冽兮,鱼畅游;山丛丛兮,树婆娑;世凉凉兮,吾纵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该的承诺----错爱  

2009-11-30 23:36:48|  分类: 情感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故事发生在一个南方小镇上,其实小镇并不算小,曾经是个县城,手工业很兴旺,有农械厂、皮鞋厂、棉纺厂、车缝社、金石社、药材铺、百货商场、三个大市亭(分别卖肉类、衣服、牲畜)、戏院、理发铺;圩日的时候,几条街上挤满了人,来来往往,很是热闹,摆摊的人自动的按照种类分成了几个区域,有粮油行、成衣行、缸瓦行、生产资料行、杂货行、禽蛋行、肉类行、药材行等等。
那时候我觉得一切都很美好,就算是下大雨,看着雨滴落下,溅起大大的水花,也觉得无比的有趣。

一、二等牛


上幼儿班(类似现在的学前班、幼儿园大班)的时候,我们大约四十个人一个班,是高高的课桌和高高的长条凳,两个人一桌,基本上是男女不同座。不管上课下课我都是在玩,什么也没学到,成绩当然是很差的,至于有多差,因为我从不关心,所以也没记忆,但绝对是在下游位置。
印象最深的是教语文的林老师,高高的个子,戴副黑框眼镜,她女儿也在班上,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一天,林老师宣布了最近考试的结果,可想而知,我的成绩依然是很差的,我最不想听这些,自己玩自己的铅笔、小刀。林老师要大家学习班上成绩好的,并列举了几个同学,在黑版上写上了名字,然后在名字的后面写上一等生或二等生,下课的时候,不知道是谁把生字的下面那划用手指抹去了。
几天之后,二等牛就成了丽的花名,因为她的名字后面写的是“二等生”,抹去一划之后成了“二等牛”。
自此之后,“二等牛”就深深的铬进我的脑里,主要是因为我很反感取别人花名,却因此我不大记得她的名字,而更记得她的花名,但至少她是我能记住名字的几个同学之一,也许就与她的花名有关。
但我的原则是不与女同学交往,所以,我们好像也就说过一两次话,以至于一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同在一个班上我也没有印象。

二、照相馆

父亲在一个集体单位工作,单位开了一个照相馆,租的房子正是丽家的,房子比较大,一楼有三个房间两个厅,二楼也有三个房间一个厅,直通式,大约有八十米长。丽一家也住在这个房子里,另一部分用于照相。
该房子的规模在当地民居中算是中上水平,代表了当地典型的建筑风格,在当地民居中,低级住宅是一进房,中级住宅的是两进房,高级住宅是三层的碉堡式青砖豪宅;而丽家是两进半的,而且分为上下两层,所谓的一进结构为一厅一房一井(天井),主体为砖木结构,东西两面为高高的青砖墙,正门左侧有一堵高度与宽度基本相等的小墙,高约1.3米,厚度约三十厘米,其余为木质结构,下部为木门(均可打开),上部为木墙,进门后是一个大厅,接着是一个砖砌的房间,房间旁边是过道,然后是一个天井,天井的主要作用是通风、透光、排水,上面是没有遮盖的,下面有一个排水口,通往地下阴沟;接着天井是一个木质楼梯通往二楼,再往后是一个砖砌的房间,这里也有一个过道,房间后面是一个厅和一个天井(这个天井由于被二楼遮盖,因此是不透光的),接下来是一个饭厅,饭厅有一个木质楼梯通往二楼,然后是一个天井,最后面是一个砖砌的房间。房后是一大片的鱼塘,丽家房子的地面距离鱼塘水面约六米,房子的后墙是一堵笔直的青砖墙,下部由巨大的条状砂石整齐堆砌,周围数户住房亦是类似的后墙,因此,从鱼塘对岸望过去十分之高大壮观。
房子的二楼基本上是木质结构,楼面为木板铺就,楼上三间房除中间的部分为木墙外,另两间均为砖墙,饭厅上面的二楼东面是一面玻璃墙,整个墙面由巨大的无色透明玻璃组成,大块的玻璃约两三平方米,小的也有一平方米左右,这是在当地绝无仅有的,采光十分之好,因此,这个厅被选作摄影棚。
房顶用灰色瓦片所盖,两个厅的房顶均镶钳有大块的玻璃,日光可以通过它透射进来,增加白天的采光。
也许是因为照相馆的缘故,父亲和丽家的人很熟。

三、做粉利

二年级的那个寒假,春节快要来临,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包棕子做粉利,那是当地传统,每家都要有的过年食品。包棕子可以按自家的需要,吃多少做多少,但粉利就不一样,需要有足够的人手,因此,人少的家庭一般都会联合其他家庭一起做。
那天,父亲和一个照相馆的职工以及丽家的人还有丽家的亲戚联合,一起在丽家做粉利。
我忘了是谁告诉我,说父亲在做粉利,叫我去尝新鲜,因为我还没尝过新鲜的,当然很兴奋,于是赶快跑去了。
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丽的家,那天照相馆不营业,进了门口是一个厅,没人,再往里走要经过一个黑漆漆的过道,我很怕黑,于是大叫“爸”,听到里面有回答,才敢继续往里走,真是好黑,眼睛不适应,基本上看不见地面,摸索着前进,还好,过道不是很长,再往里就是一个大厅,父亲他们都在那,几个阿姨在搓粉利,父亲负责煮米浆,炉里火烧得很旺,蒸笼上面热气腾腾。
阿姨们拿我的相貌评论(大人们都喜欢评论小孩子的长相,这似乎是大人们的一种爱好),记得有说我的耳垂比较大,然后说到其中一个阿姨(丽的母亲)的女儿与我同班,原来这里是丽的家,令我很意外,也很尴尬,因为我觉得学习成绩比丽差很多,看到我不好意思,她们都大笑。
还好,只一会功夫,粉利出笼了,冒着热气,白嫩嫩的,像个小白兔,大人们把其中几个切成小段,大家一起醮上配料(煮过的花生油和酱油混合而成)吃,软软的,韧韧的,很好吃,不过,我胃口小,吃几块就觉得饱了。
当她们说丽可能很快就回来的时候,我一下惊慌起来,赶快找借口溜了。正急匆匆的往外走,在黑漆漆的过道里,有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,我吃惊的想挣脱,却怎么也挣脱不了,原来是丽回来了,她个头长得比较大块,力气是比我大。看到她我很紧张,说话结结巴巴,她有说挽留的话,我当然是不答应的。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,而且还被她拉住了,我的心是慌乱的嘣嘣跳。为避免发生同样的事情,之后很久我都没去过她家。
那天我本来做了一个小老鼠(本来是要小白兔的),放到蒸笼里还没蒸熟,听说丽要回来,把小老鼠也抛弃了,是父亲回家的时候才拿回来的。

四、疑惑


可是,我对照相很感兴趣,在丽不在家的时候,我常常跑去看父亲他们(父亲和另一个师傅轮流)照相,高高的三脚架上,一个大大的木箱,中间一个小窗口,可以看到倒立的彩色人像,可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人像是倒的?为什么彩色的人像却晒出黑白的相片?那间总是关着门的小房间为什么经常不开灯,开灯的时候却只开红色的?
还有,为什么有面墙壁全是玻璃?为什么照相的时候要打开几个大大的灯泡?我喜欢站在大灯泡前面,让灯光照着时暖暖的感觉,十分的有趣。
靠着墙壁的几块大的彩色油画(用作照相的背景),我觉得画得很漂亮,只是既然相片是黑白的,何必要画成彩色的呢?

五、烦恼

因为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总是被父亲责骂,甚至吓唬说再不学好就不让上学。其实我并不喜欢念书,可是不上学就不能跟小伙伴们玩了,于是只好答应好好读书。答应是一回事,做就又是另一回事了,成绩依然没长进。父亲于是多次跟我说近朱者赤,叫我多和学习好的同学一起,别老跟坏学生一块玩。我说学习好的同学都不愿意跟我玩,于是,父亲叫我找丽。
我还是很怕见到丽,在我心目中,丽就像是一个神,一个不惧怕考试的神,高高在上,令我无法企及。
第一次去找丽是在一个星期天,还好,只有她哥在,说明来意,他哥有些不耐烦,搬了些小人书给我看,那天就看了几本小人书,等到丽回来的时候,我却三言两语就告别了。
因为有小人书看,所以,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借口找丽学习,又去了丽家几次。
最终还是被父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但父亲也没办法,也不大管我了。
渐渐的,我发现丽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接近,也就放松了紧崩的神经。她愿意告诉我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,于是,我很高兴。

六、承诺

有一天,去丽家,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,本来想走了,但丽热情挽留,于是,就留下了。
开始,我们玩捉迷藏,后来就欣赏起她家的摆设来了,对于我的赞叹,丽不以为然。记得当时,她家的墙上挂有一双半成品的草鞋,她告诉我草鞋是如何做的,只是我怎么也不明白。
因为崇拜,在换衣间(给来照相的人更换衣服用)里,我抱住了丽,说长大后要娶她为妻,丽就笑了,说我长大后会不记得的,我说我一定会记得的,于是我们勾了手指头。
丽竟然很满意,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,在此之前,我还担心被她骂呢。
于是,我感觉自己成了她家的一员,敢于随便进出她家了。之后,又去过她家几次。

七、痛苦

丽的父亲在城市工作,是个工程师,很少回来,我只见过两三次,是个高高大大的壮汉,很严肃的样子。
某天,我去找丽,远远的好像看到丽进了家门,走过去,门是关的,叫门时,出来开门的是她爸,一脸怒气,说丽不在家,然后说不许我再找丽,因为我学习成绩不好,会把丽带坏的。
于是我很伤心的往家走。那是个初冬的早上,街上偶尔有一两个人经过,寒风吹在脸上冷冷的,我一个人低着头走,泪水却下来了,我想我们真的结束了,我要把她忘了。
我开始回避见到丽,可是有一天经过她家门口,还是被丽给看见了,她邀请我进家里,我拒绝了,她问为什么,我说是因为她父亲,并说了那天见到她父亲的事。丽说她父亲很少回来,不用担心,我说我做不到。
之后,又是很久没见到丽。等我再次有勇气去拍她家门的时候,她家对门的女同学说她家已经搬去父亲所在的城市。

八、偶遇

初二的时候,一天下午上课之前,我正往学校走,快到校门口,在路上遇见是丽,是她先叫的我,因为我没注意到她。
我很惊讶,她说也在这所学校读书,比我高一个年级(这里忽略前几年的事情)。我本来还想跟她聊几句的,她说以后有的是机会,就匆匆的往教室走去了。
没想到后来真的没有机会见面。只记得有一天,学校师生大集中颁发奖励,我因为学习成绩好,得了一个奖(那是我第一次领奖),当时既兴奋又害羞,红着脸走回同学身边的时候,发现右边有人在人群中朝我打招呼,但我没细看,后来我想,那可能就是她。
听父亲说,丽在上初中之后,成绩已大不如前,很惋惜的样子,总是谈起她小学时的辉煌,而我已经无所谓了。

九、机会

在我参加工作前的一年暑假,那天阳光灿烂,我和堂妹走在街上,路过丽家的时候,堂妹说听到有人在叫我,一定是的,于是我往回走,在丽家门口看到丽和另一个姑娘(丽的表妹)坐在厅里,丽很高兴,说刚才是她叫我。
丽问我旁边的是我女朋友吗?我说是堂妹。
丽再问我还记得小学时答应过的事情吗?我说只要说过,我一定会记得。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她想说的事情是什么?于是给了丽的表妹一个困惑的表情。
我问丽是什么事情,丽很不好意思,于是我说我们可以到里面再说。当我们走到房子里面之后,丽一脸的害羞,一把抱住了我的左手臂,依然是很有力气,怎么也挣不脱。我问她是什么事,她还是不说,只说只要我还记得就好了。
因为当时我在外地读书,丽还说可能会给我写信,只是我一直没收到。
在我们走出来之后,丽表妹对丽说我好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,丽说我记得的。

十、提亲

在我工作一年之后,一天,父亲很郑重的问我对丽的印象怎么样,我说还可以。我说为什么会这样问,父亲说丽来提亲,我说我们没有感情,怎么可能?
父亲:她说你曾说过要娶她。
我:我应该没说过(这时候我已经想不起曾对丽说过要娶她的事了)。
父亲:她不会骗我的,她说是你小学时说过的。
我:小学说的话怎么能算数?(这时的我有点无赖)
父亲:悔婚是不对的。
我依然坚持不同意,父亲很不高兴。

后记

之后,我再没见过丽。只是觉得她等了我十多年很无辜,事情都是因我而起,如果不是我当初许诺要娶她,她也不至于抱有幻想,我想她怎么也不会原谅我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