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淳小子的博客

风清清兮,云飘荡;水冽冽兮,鱼畅游;山丛丛兮,树婆娑;世凉凉兮,吾纵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工资涨逼温州企业生存  

2011-02-25 13:13:08|  分类: 投资理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工资涨声不断 直逼温州企业生存底线
2011-02-19 00:49:35 来源: 经济观察报(北京) 跟贴 530 条 手机看股票 已经过了元宵节,老员工才回来5位,新员工还未招到一个,工厂两条生产线至今无法开启,上个月客户下的订单无法完成几成定局。这让温州新桥一眼镜生产企业负责人小柯忧心忡忡。

“没办法,只能加工资。”小柯说,在去年工人工资同比上涨15%的基础上,预计今年还要同比上涨20%左右。

小柯说,像眼镜这类劳动密集型的温州企业,原本利润就比较低,今年人工成本大幅上涨已危及大部分企业的生存底线。“我周边的一些企业,忍受不了工资等成本上升压力,去年开始就已经停产、减产,预计今年这种情况会更加严重。”

1个工人10个企业抢

温州新桥高翔等周边工业区里集中着大量的眼镜、服装、鞋革、电子等生产配套企业。每个企业门口几乎都挂着招聘广告。

小柯的企业到元宵节前还未有一个工人上门咨询,这在往年极为少见。为招到工人,小柯在当地报纸上做了分类广告,但没有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询问。无奈之下,小柯准备去参加一些在工业区举行的招聘会,但他对此并不抱太大的希望,听说来那里的企业招聘人数,已经远远大于前来应聘的工人。

“工人来得一年比一年少,一年比一年晚”,小柯说,去年正月初五初六,工业区大街上就能看到一些工人,但今年到了初八初九还比较冷清。

小柯说,他的眼镜企业有两条生产线,需要五六十位工人。今年元宵节前,老员工只回来了5位,新员工还没有招到。而去年元宵节时,他的企业老员工已回来十五六个,新招进的员工也有五六个,能勉强运行一条生产线。

为招到工人,温州企业使尽浑身解数。小柯说,他的企业在想方设法招聘和留住夫妻工,因为他们生活、工作比较稳定成熟,并为此预留了十七八间夫妻房。在情人节前夕,温州吉尔达鞋业特意亮出了招聘“情侣员工”的招牌,吸引了情侣前来求职。

温州奥康鞋业在为员工春节返厂车费补贴、春节留厂人员生活补贴的基础上,今年还准备了总额为18万元的春节返厂人员贺岁红包,按50-1000元面值不等的现金礼券,通过抽奖方式发给第一天上班的员工。不仅有红包拿,开工后的前三天员工还可领到3倍的工资。同时,工厂还完善住房补贴制度、建立“红娘俱乐部”等。

即便如此,多数温州企业还是反映招工严重不足。

“普工缺口最大。”小柯说。截至2月20日,一家温州职业介绍中心已登记的招工单有656个,涉及普工、学徒工、服务员、保安员、电焊工等341个工种,总需求9418人,缺口8783个,其中用工需求最大的普工近3000人。

小柯说,上世纪九十年代温州1个岗位有10个人抢,如今是1个工人10个企业抢,工人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。

近七成企业缺工

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副书记王鸥翔说,2001年前来该中心登记求职的务工人员达到51万多人,但到了2009年这个数字已经骤减到18万左右,2010年务工人员则只有12万左右,预计2011年还将继续减少。

今年2月9日,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年后开门首日,来找工作的人只有2000多,而2009年这一数字为9000多。

庞大的用工缺口,引起了温州市经贸委的高度关注,并对制革、塑编、金属冶炼等18个行业855家企业进行调查。今年1月26日,该委发布的《2010年温州工业经济中的主要困难和问题》显示,温州近七成企业缺工,被排在企业困难选项的第二位。其中,缺工10%的企业占43%,缺工20%的企业占15%,缺工30%的企业占9%,缺工一半以上的占1.5%。

巨大的用工缺口,直逼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底线。在2009年,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就说,温州企业每年存在60万-80万人的用工缺口,再加上金融危机致使50万-60万的农民工返乡,使得该缺口扩大到140万人。

小柯说,目前温州一缺普工、二缺高端人才。一家温州大型企业人才资源部负责人李先生说,即使参加市里举办的招聘会,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人。为解决人才问题,该公司主要通过猎头公司,或外出到上海、北京等地招人。

在小柯看来,中西部经济发展吸纳部分农民工、一些80、90后新生代农民工“眼高手低”、国家加大惠农政策等都是造成温州企业招工难的主要原因。

为化解招工难问题,从去年开始,小柯的工厂全部采用 “计件计酬”的方式,这样既减少用工数量又提高工人薪酬水平。同时,在工人生活、生产材料处理等环节,千方百计降低成本,比如他的企业要求每个工人每月生活用电为10度,超出部分自负。同时,降低工人工作强度,由原来每天生产10.5小时、每月休息一天,调整为每天生产10个小时、每月休息两天。

“‘用工荒’将直接倒逼企业,加快结构升级和技术改造来消化成本,越晚转变越丧失调整时机。”浙江奥康鞋业股份有限公司千石鞋业制造中心总经理樊曼如说。

早在年初,奥康鞋业管理层预测,让熟练工再提高效率不大现实,那么剩下的唯一出路就是更新设备。樊曼如说:“虽然他们只更换了一小部分机器,但劳动效率已提高10%以上,这意味着员工多出了10%的自由时间。”

企业生死路口

小柯说,去年他企业普通员工月收入在1300-1800元,预计今年要提到1600-2000元,总体要上涨20%左右。他周边的一家企业甚至为个别工种开出“年薪4万元”的价码。

来自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数据显示,2010年该中心同期所有工种的月平均工资1548.09元,今年已上升至1810.24元,平均工资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6.93%。今年印刷行业某工种以12000元拔得头筹,最低工资也从去年的960元涨到了1100元。

尽管如此,大多数求职人员还在观望。

在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,一位首次出来打工的广西钦州驾驶员刘先生说,工资偏低是他选择观望的主要原因。他说,大多数温州企业驾驶员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,包住不包吃,比老家都要低。在老家,他给人家开车,每月工资在2400元左右。如果帮他哥哥开卡车,长途运输香蕉、荔枝、芒果等水果,一个月工资至少也有2800元。

更让刘先生难以接受的是,温州驾驶员不但工资低,而且要担任“搬运工”角色,厂方不出任何人力。“那些机器模具,我一个人怎么能搬得动?”刘先生说,如果在温州找不到工资比较高的工作,他会去宁波、上海、深圳等地寻找机会,“再不行,我就回老家死心塌地干活。”


来自湖南、在温州打工已有3年的张先生说,他是学护士专业的,曾在温州一家民营医院干过8个月的护士工作,因为工资低而辞职。这两年他一直在温州企业打工,去年他的月工资1800元,省吃俭用后一年往家里寄了12000元。“去年工资涨了不少,但与生活用品大幅上涨相比,我的净收入比往年还略有下降。”他说。等赚到一点本钱后,他想回家创业或者工作。

小柯说,因忍受不了劳动力等成本上涨压力,一些温州劳动密集型企业将会陷入停产、减产,甚至会永远逃离制造行业。

“去年我们没赚钱。”小柯说,一双眼镜如今劳动力成本占10%-15%,材料成本占60%-70%,还要扣除内销、损耗等成本10%,生产企业几乎无利可图,“如果碰到大量退货,那亏损在所难免。”小柯认为,劳动力各项成本还会继续增加,产品又因产量过剩难以提价,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,很多温州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将扛不下去。

(本文来源:经济观察报 作者:陈周锡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